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其有幸一生有你 > 第165章 赵毅的做法
    陆安年细细听着贺君熠的分析,慢慢说道:“看来,那个所谓的四哥把项目卖给了宁宇,宁宇那边相比还不知道那个项目的来源,太奸诈了!”

    为了利益买卖再正常不过了,只是……宁宇那边就这么放心的用了那个项目,难道真的相信不会被人发现吗?

    是他们心大,还是他们在赌博呢?更或是四哥根本就没有说呢?

    “看来我们得尽快查清后面的始作俑者了,不然看着我们的项目就那么白白被人家用了,想想都一肚子火!”陆安年愤愤道。

    贺君熠倒不那么想,如果那个项目备份能引出后面的黑手,那也算是牺牲也值了。

    既然现在赵毅那么已经认罪,目前首要任务就是要搜集罪证,想办法让那个四哥伏法。

    这样,才能为su

    shi

    e洗去那么骂名和耻辱。

    赵毅,你会怎么做呢?贺君熠在心里喃喃道。

    自从被贺君熠和陆安年找到后,自己也认罪后,赵毅终于睡了一个大半年未睡过的好觉。

    人还是不能做一点坏事,否则,真的是不安,吃饭想着,睡觉想着,甚至连走到路上都怕被人发现。

    可现在不一样了,和贺君熠以及陆安年承认自己犯下的错之后,赵毅整个人也舒坦了。

    晚上,他看了新闻,知道宁宇发布的游戏原型,看着那熟悉的页面,此时,他心里触感很深。

    正如他之前对贺君熠他们说的一样?,程度代码就是程序员的命啊,这句话没错,但他错了,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命在别人手中正掌控着,这种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他当初为什么做这一行呢?

    赵毅躺在床上烦死着,是因为钱多吗?还是因为好听呢?

    或许两者都有,本来有着大好的前程,可是,他把通完前程的那条路生生给断了,真是作死啊!

    忽然,他想到贺君熠说关于何曦的事情。

    虽然自己当初怕何曦供出自己,也提前警告过他,但到他入狱,他都没有说,是害怕,当然不是,或许何曦是存了同情心的,他想自己揽下午全部的罪责,希望他能好一点吧。

    真是个傻子啊!

    赵毅苦笑着,他当时就是想威胁他,就是闲的无聊而已,假借他的手惩罚许依依而已,目的就是那么龌龊。

    其实,许依依并没有错,全是他的心里扭曲了。

    他毁了所有啊!

    可是,现在他想弥补,至少把自己犯下的错弥补回来,这样起码能稍稍缓解心中的愧疚和不安。

    第二天,赵毅没有上班。

    而是把四哥的两个手下约到自己的房间。

    “赵哥,找我们什么事啊?”兄弟a说道。

    赵毅笑着说道:“坐啊,看看,我今天买了这么多酒,还有烧烤,一会还有其他的呢!”

    两兄弟疑惑的互相看着对方,不知道赵毅这态度这么一回事,明明之前都是冷漠的要命,突然这么热情,让人心生疑惑。

    “这不太好吧……”兄弟b说道。

    兄弟a补充道:“大哥,不让我们出去走动,让他知道,我们可就惨了。”

    赵毅心里冷笑了笑,脸上依然带着笑容,说:“我们没出去走动,只是聚餐而已嘛,无妨的,而且我最近工作不顺心,想找人吐槽一下,想来想去,还是你们最靠谱,你们见识比我广啊,今天你们随便吃,就当是作为我倾诉者的报酬,怎么样?”

    兄弟俩犹豫了一下,兄弟a问:“要不把四哥也叫来吧?这样更加热闹。”

    赵毅眼睛闪过一丝光,提醒道:“你没看上次大哥把四哥训斥的,他比我们还要严重,现在叫他岂不是违背大哥的原则吗?而且不能保证被发现了怎么办?我们只是小喽啰,大哥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次也是四哥被人跟踪,所以相比于他,我们能好点。”

    到底是正规学校出来的,逻辑能力不是吹的,在赵毅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说服下,他们终于安心的坐下来,吃喝了起来。

    三个小时后,两兄弟已经喝的半醉状态了。

    赵毅冷冷的看着他们晕晕乎乎还在找酒瓶,嘴角微微上扬。

    当然会醉,他可是按照同样比列的白酒和啤酒混在一起,酒量再好的人也会醉,何况是他们两个。

    看着他们晕晕乎乎上午厕所回来,赵毅一脸郁闷说道:“我们打工的就是孙子,再这么干活,还被老板嫌弃,克扣工资,无耻!”

    兄弟拿起酒杯,醉意朦胧附和道:“就是,那些所谓的大老板,嗝~太无耻了,我以前当工人时,还会被他们踢过一脚,就这里……”他还露出肚子周围的皮肤指着。

    “还有我呢,我可是讨工资都跪下来了,人家还找人把我打了一顿扔了出去,我那时就发誓,我要挣大钱,再也不看别人的眼色,自己当老板!”兄弟b也说道。

    听着他们说的,赵毅瞬间有点同情他们,感觉他们心底不是很坏,只是被逼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而已。

    “我们要挣大钱,来,干杯!”赵毅举起杯子喊来一声。

    “挣大钱。”其他两人也符合道。

    这几杯下去,他们也差不多了,于是,赵毅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了。

    他开玩笑说道:“上次你们咋抢劫那个项目备份的?公安都没找到一点线索,我很好奇。”

    兄弟a指了指他,笑着说:“这个嘛,我们可是惯犯,做事不留痕迹的,没人发现我们的。”

    兄弟b也说道:“那个人也够傻,自己不藏东西就那么拿着,活该!”

    ……

    赵毅后来又问了几个问题,他们都完完整整说了出来。

    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两兄弟俩都趴在床上睡着了。

    这时,赵毅缓缓站起来,弯腰查看了一下他们的情况,确认睡着后,他走到门后面,在夹缝了拿出一个东西,看了看,然后打开电脑,快速整理完后,发来一封邮件出去。

    做完这一切后,赵毅也顺势爬在桌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

    贺君熠就坐在电脑跟前看一个视频。

    他表情严肃,眼神锐利,动都不动的看着,一直到陆安年的到来。

    “你看什么呢?”陆安年看他样子,好奇上前问道。

    贺君熠眼睛示意他看。

    陆安年拉着椅子坐了过去,先是诧异,接着越看越火大。

    “这两个人就是……”陆安年指着视频说道。

    “嗯。”贺君熠道。

    “无耻!”陆安年骂道,接着又问:“这个视频,你录的?”

    “赵毅发来的。”贺君熠淡淡应道。

    是他啊!

    “看来他真的有悔过之心啊,现在开始帮我们找证据了,不过,你能确保不是赵毅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不是为自己洗脱罪名的?”陆安年怀疑道。

    赵毅那么滑头的一个人,真的会悔过?还是他又在计划着什么事呢?

    贺君熠摇摇头,提醒道:“至少目前不是,我们手上还有他的证据不是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陆安年拍着头,说:“对哦,我们有证据,晾他也不敢胡来。”

    陆安年想了想,继续说道:“如果他有良知,主动提供线索给我们,那么说明他还有的救,到时或许我们还会从轻发落呢。”

    看完视频,贺君熠合上电脑,起身走到窗户旁。

    如果赵毅的这则视频录像里面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查到这个四哥,住的地方也罢,经常去的场所也好,只要他再一次出现,绝对不会放过他。

    陆安年看他那样,眉头紧锁,就知道他在想其他事。

    为了活跃气氛,陆安年笑着问道:“不知道启然最近在干嘛?他父亲怎么样了?”

    贺君熠回头看了看陆安年,垂眸想了想,自己让他必须对公司太费心,不知道他最近在做什么?还有,他父亲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

    “要不,我们就去看看他呗?”陈启然建议道。

    贺君熠点点头,同意了。

    “那就现在吧,刚好今天太阳好,适合出门。”陆安年看着外面的太阳,说。

    贺君熠也没拒绝,就拿了衣服向外面走去,陆安年随后跟上。

    他们到门口时,碰到了许依依。

    “你们要出去吗?”许依依问道。

    陆安年插嘴道:“是啊,我们去看启然的父亲。”

    许依依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他口中说的是启然就是陈启然,陈总,陈总父亲出什么事了吗?

    “陈总父亲怎么了?”许依依问道。

    “哎,启然父亲住院了,我们正要看看去呢。”

    噢,原来如此。

    既然是陈总的父亲,许依依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看看,关心一下呢?比较他也算自己的老板之一,关心一下老板,无可厚非吧?而且他还是他的朋友呢。

    “我能去吗?我也想去看望一下陈总的父亲!”许依依小心翼翼的征求意见。

    陆安年道:“问你男朋友喽。”说完,还戏谑的看向一旁一直未开口的贺君熠。

    呃……许依依差点没反应过来,在她反应上来时,就被贺君熠牵着手下了楼。

    陆安年在后面偷笑着,傻依依!

    他们到了医院,陈启然出来接他们。

    他一看到贺君熠时就脱口而出:“君熠,你的伤好了?怎么出院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看四张牌抢庄牛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