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假装是个boss > 第二十二章:无间道
    宋缺平铺直叙的语气讲述出这个世界邪恶秘密之一的时候,唐闲已经回到了三十九堡垒。

    他以唐吉坷德的身份,坐在露天咖啡厅的某处角落里,看着人来人往,看着所有人脸上的惊恐。

    其实并不是什么太难以接受的事情。审判骑士是如今才有的。

    但类似的事情从古至今却不曾停过。人类对自身研究改造的执着,对进化进程的加速欲望,一直都是带着不惜毁灭自身的病态的。

    审判骑士在某些方面来说,也印证了这一点。

    比起还有些不明所以,被当头一棒敲的太重而没有立马察觉到的金字塔居民来说,领主们才是最为紧张的。

    他们诧异于审判骑士的制作过程,却内心也早有猜测。但真正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住在金字塔里的领主,会生出对抗金字塔的意志。

    咖啡有些凉。

    唐闲看着不远处的电子眼,又看了看就在对街的电话亭。

    神情始终平静。

    他从来没有认为仅仅靠着自己与宋缺,就可以将人们叫醒。

    就可以让人们意识到这几百年来,他们居住的地方只是一个笼子。

    好比有一天,人们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一座通往神所在之地的高塔,人们也不会立马的接受这个世界有神的说法。

    最真实的可能性是先给这些种种不合常理的情况,强行加上一个合理的解释。

    宋缺抖出了真相,然后呢?大家并不会真正的与金字塔诀别。

    领主们还会在后续想出各种理由来安抚人们,这些理由必然冠冕堂皇,包裹着正义的外衣。

    而所有人都在这里住了数百年,这样的习惯也难以靠着审判骑士的真相改变。

    自己让宋缺做的,不过只是一道开胃菜。

    让大量人类迁徙百川市离开金字塔,直接将人类文明翻入新的一页,还早了些。

    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引出几个人。

    电话亭的电话忽然响了。

    于此同时,全世界各个地方的电视塔,也相继的被强制中断。

    唐闲看了看时间,前后不到二十五分钟。

    “还算效率。”

    他轻声的嘀咕着,便站起了身,走入了电话亭。

    其实早在21世,手机成为了全人类都拥有的必备物品后,电话亭就被淘汰。

    但作为标志性的建筑,和人们对古代的缅怀,这种功能性建筑还在,且不仅仅只是作为观赏。

    拿起电话的瞬间,唐闲就听到了康斯坦丁的抱怨:

    “玩过火了啊你,我们现在对秩序势力了解的并不多,就像一台机器,如果遭遇到了某种病毒,必然会有应对的措施,最为激烈的便是系统重装。你让你的人做的事情,就好像是植入了一种与底层代码违背的病毒。

    就不怕真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来将我们抹杀掉吗?”

    唐闲笑了笑,说道:

    “句芒和迦尼萨死了。”

    “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怎么做到的?”

    “电话里不太好说,不过我猜对这件事感兴趣的,不止你一个。塞壬,乌拉诺斯,也都很想知道吧?”

    “方才强制中断了所有堡垒播放设备的,便是塞壬。

    他掌管着这个世界的很多娱乐行业与传媒行业。

    你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意义。也许能启蒙到人类,可他们只要不离开金字塔,在你死后,塞壬很快就能让这些事情回到原点。”

    唐闲不否认,摸了摸鼻子说道:

    “但我还没有死,他们应该很想我死。毕竟这件事算是正式对他们宣战?”

    “是的,早在你安排的人将黎万业比下去的时候,塞壬就已经计划好了要对付你。

    他和乌拉诺斯已经达成合作,康……唐闲,我这次也是来告诉你这件事,你胜算并不大。你不明白塞壬的强大。”

    “比句芒还厉害么?”

    “这……还真不好说,你确定不能告诉我细节?那个女人可是非常麻烦的,她是怎么死的?”

    康斯坦丁还是很好奇,唐闲是如何如此轻易的杀死了句芒与迦尼萨。

    “句芒和迦尼萨都死了,你听起来倒是很高兴。”

    “是。句芒从始至终都在怀疑我,我是不怎么喜欢她。”

    “她有小虎牙,也难怪。”唐闲冷不丁的蹦出一句。

    这没头没脑的话让康斯坦丁都没听明白:

    “小虎牙?”

    “虎牙伤丁,你叫康斯坦丁,所以你俩不对盘很正常的。”

    电话那头的康斯坦丁一脸无语的表情:

    “你讲冷笑话的水平可真不怎么高。”

    “她虽然麻烦,但依旧是人类,去了头一样活不成。总之,现在我只需要专心对付塞壬就行了对吧?”

    唐闲语气还是那般,像是杀掉了句芒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种无所谓的语气,让康斯坦丁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唐闲:

    “话是这样说啦,但没有了迦尼萨,青铜审判骑士和白银审判骑士可就都归塞壬控制。

    他现在是唯一一个能够操控审判骑士的人,尤其是如今审判骑士大量遍布在世界各地。”

    唐闲点点头,说道:

    “所以该是决战的时候了,除开塞壬,还有一个乌拉诺斯,我需要你来帮我。我没把握杀死两个秩序之子。”

    “你管这种事情叫没把握?我还以为你有着万全准备,毕竟你可是不久前就手撕了两个同行。”

    “主动出击和被动迎敌不是一码事。你今天应该就是来告诉我这件事的吧?”

    “是的,我必须要做一个有用的监察者,要不被塞壬他们怀疑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故而你的时间不多。因为我每隔一阵子,就得将你的秘密抖出去一些。”康斯坦丁苦笑。

    “你看起来倒是乐在其中。”

    “并没有,如果能解决掉塞壬和乌拉诺斯的话,对我来说也有好处。我答应会来帮你。至少在克制审判骑士上,我的金属控制能力,能够起到很大作用。

    但塞壬与乌拉诺斯,就只得靠你自己去解决,最好不要牵扯到万兽,不然那个场面你多半是不喜欢的。”

    唐闲听出了康斯坦丁的话中话,说道:

    “看来他手里的人质很多。我的伙伴很安全,这么说来,应该是普通的金字塔市民?”

    “聪明,塞壬就在三十九堡垒的第三层。六百六十九学区。一共七百多名审判骑士已经将学区包围。算是龙潭虎穴,等你单刀赴宴。”

    康斯坦丁稍作停顿,整个人的语气也极为凝重:

    “上次龙袭那样的事情,就不要再搞出来了。我必须告诉你,第三层的人特别特别多,这些人可都是人质,大多都是十二岁到十八岁间的孩子。

    而你呢,我可以断定你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狠起来连自己都可以骗的死小孩了。想来你不会不顾那些学区孩子的死活吧?”

    唐闲忽然说道:

    “你也算是战友了,我给你起个人类的名字吧?”

    “人类的名字?”

    “康斯坦丁也好,普罗米修斯也罢,都叫着别扭。”

    这话题岔开的有些生硬。

    康斯坦丁说道:

    “认真些,我现在正在帮你分析呢。”

    “不用分析。我会救第三层的人,按照他们的规则来。”唐闲很干脆果断。

    “啧啧啧,所以我说啊,满世界都是塞壬与乌拉诺斯的人质,你又何必一定要急着挑衅他们?还是说我就是做底牌的命?”

    “所以你该有个名字,将来你死了,我可以在墓碑上写一个人类名字给你。”

    康斯坦丁嘴角抽搐了一下,摇头叹道:

    “那我应该叫什么?”

    “康小丁。”

    “……你还是叫我康斯坦丁吧。”康斯坦丁强忍着骂人的冲动。

    唐闲倒也没坚持。

    二人一齐沉默了数秒后,康斯坦丁说道:

    “时间是一天后的正午,塞壬和乌拉诺斯都会到场,以及数百名审判骑士。我会在审判骑士驱动的时候,利用我的能力给你争取时间,就这么说定了?”

    “好。”

    “话费很贵,明天见。”

    康斯坦丁挂掉了电话。

    唐闲皱着眉头,心说这人老抢自己台词。

    ……

    ……

    一天的时间并不长。

    这短短的一天里,唐闲没有做什么紧要的事情。

    就只是在金字塔里晃荡。

    他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没有联系任何自己的队友。

    审判骑士这种机械生命体,是唯一能够克制伊甸之力的存在。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将面临极大地挑战,但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事实上看着这些人来来往往的样子,唐闲觉得大决战几个字,大概算是看低了秩序者,或者高估了塞壬乌拉诺斯等人。

    就在几天前,他还在思考一个问题。

    秩序者数百年来,是如何保证秩序之子们都那么听话的?

    如果它本身没有意志,只是机械,那么统治着人类的,可不就是秩序之子?

    它的创造者该如何保证这一过程顺利实施?

    自己的父母与自己,到底为何能够如此顺利的离开神座?

    在这之前,就没有秩序之子怀疑过这些?

    这一堆问题,那个墨绿色头发带着小虎牙的句芒,其实是有自己的见解的。

    唐闲有些遗憾。

    塞壬也好,羲和也罢,或者乌拉诺斯等等,都是很优秀的人。

    人类历史上,还有不少这样的存在,可惜都不曾真正的看到那片天空。

    就像黎小虞小时候做过的那件事。

    她安排人通过飞行载具一直往高空中飞行,直到机器就像是进入了矿区世界一样,忽然间一切动力失效。

    然后开始坠落。

    没有人知道金字塔的顶端是什么。

    但也许……曾经有些很优秀的人做到过类似的事情。

    世界的谜题还很多。

    秩序之子,也不过是蚁群里几只大个儿的存在。

    他们的生死,乃至金字塔内人们的认知改变,也许都无法从根源上威胁到金字塔。

    ……

    风波没有平息,各地渐渐有人闹了起来。

    审判骑士的事情,很多人需要给一个说法。

    失去了亲人的人们痛不欲生,但他们大多只是底层的矿奴,死于矿区还是以审判骑士的身份活着,似乎没有本质区别。

    这就是这个世界根深蒂固的舔伤口文化。

    一切就像是唐闲预想的,人们愤慨,人们震惊。

    但日子最终该过得过。

    大人物们争相发言,站队宋缺,表明自己不曾知道审判骑士的制作过程。

    黎家自然就成了秩序者的背锅侠,怒火的宣泄口。

    第四层通往第五层的通道口处,聚集着大量的居民。

    可唐闲相信过不了几天,这件事就会被镇压下来。

    ……

    ……

    次日正午。三十九堡垒第三层,六百六十九学区。

    学区今日恰好没课,不过照往日来看,应该还是会有很多的师生来往。

    昨日宋缺带来的巨大话题,虽然影响到了学子与老师们。却并不能改变他们的生活。

    今天的安静显得有些异常。

    嗅觉在唐闲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种玄幻的能力。

    一切如同康斯坦丁所言,今日的六百六十九学区,就是一个真正的龙潭虎穴。

    而且情况比他的预想要更糟糕。

    唐闲并不着急,脚步不急不缓,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穿过了学区的大门与主道,他慢慢的走向了最为宽阔的人工湖附近。

    在这里他第一眼看到的人,却是康斯坦丁,这和他与康斯坦丁约定的相见有所不同。

    二十年后的康斯坦丁是个什么样子,唐闲并不知晓,但康斯坦丁是知道唐闲的。

    他一身红色的风衣外套,乳白色的短发,神情里透露着一股子痞子气。他今日的气质,也与他在监察者之屋里观测世界的时候截然不同。。似乎随时都可能掏出一把电吉他来上一段即兴演奏。

    在康斯坦丁的身边,还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唐闲倒是稍微有些了解,因为此前康斯坦丁表述很准确。

    塞壬是一个有着迷人外表的男性。乌拉诺斯就显得狰狞而粗犷。

    这二人一左一右,康斯坦丁则在二人中间靠后的位置。

    最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还是周遭那密密麻麻的审判骑士。

    它们遍布在四周,当唐闲踏入这片学区,走到三人面前的时候,就已经被无数道竭心射线锁定。

    它们的眼中闪烁着红光,进入了最高级戒备状态,就像是唐闲第一次见到这些机器的时候一样。

    四个人就这么对峙着,康斯坦丁并没有站到唐闲的那一边,他依旧在塞壬与乌拉诺斯的方向。

    许久之后,唐闲皱起眉头,颇有些难过的说道:

    “原来这就是你的选择。所以今天的你,不是来帮我的。难怪你的第一个目标是迦尼萨,因为他死了,你和塞壬才能够真正做到掌控全军。原来我被你算计了。”

    塞壬和乌拉诺斯看着唐闲意外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一起欺负七号的美好童年时光。

    康斯坦丁摸了摸鼻子,轻笑道:

    “能骗到你,这是我的荣幸,我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喜悦。”

    唐闲叹道:

    “为什么?”

    “因为你让我一直觉得,我只是一个替代品。

    但好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假着假着,假的就成了真的。而你这个真的大boss,则会变成假的。”

    当自己的底牌消失,甚至变成了对方的筹码时,这场战斗的危险程度就瞬间从略有把握变成了九死一生。

    七百名能够对付伊甸之力的审判骑士,加上两名强大的秩序之子,已经让战斗有了极大的悬念。

    可真正的杀招却是康斯坦丁的叛变。

    唐闲感受着学区外边儿的人们来来往往一切如常,不禁有些失神。

    到底有多少大事件,是在人们不知觉的情况下发生的?

    他的神情凝重起来,因为这一次,他真的感觉到了危险,但唐闲还是没有露出惊慌的神情。

    他有些寂寞的说道:

    “其实不瞒你说,我在假装自己是boss这件事上,也挺有心得的。可惜这种你我立场不同,我们不能像朋友一样交换心得。”

    康斯坦丁微微不解。唐闲好像过于淡定了一些。自己的叛变,该是对他最为致命的一击。

    但看起来……唐闲只是有些难过,却并不惊骇。

    “其实我真的有想过,你以后离开了神座,会跟我一样,过一些闲适的日子,你就叫康小丁是一个很,甚至这一战如果你真的帮我,我叫你唐小丁也可以。我一般不给人这个姓氏,这是自己人的意思。”

    唐闲的语气颇为无奈。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话音落下后,不远处学区的教学楼外壁上,植物的藤蔓慢慢的爬了上去,像是忽然间有了生命。

    一朵墨绿色的花,悄然无息的绽放。

    妙书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看四张牌抢庄牛牛技巧